圆梦绿茵场 一群“吃瓜群众”即将开始全运会征途
发布时间:2017/5/16 0:00:00 来源:春城晚报 浏览次数:744次【打印】

    每个星期三晚上8点,教练员魏亮都会雷打不动准时守在位于昆明龙泉路上的云岭天骄小区昆明博弈足球俱乐部五人制球馆,等着队员们前来合练。

    多民族、多行业组成一支球队

    他带的队员来自各个行业,有学生、企业员工、警察、个体从业者,年龄最大的35岁,最小的23岁。他们身份各异,年龄不同,成员中有蒙古族、纳西族、布依族、哈尼族、苗族、壮族,16名队员中少数民族就占据8席,与其说聚在一起踢球,还不如说是一场名符其实的民族联欢。

    这些球员没有一个进过专业队,尽管曾想身披职业战袍在万众瞩目的赛场上驰骋一番,成为一颗耀眼的明星,但梦想与现实的差距让他们停留在业余的层面,踢球也只能是业余爱好、茶余饭后的消谴。

    此前,对于全运会来说,他们仅仅是吃瓜群众。没想到,如今备胎也有用武之地,因为对足球的执着,真的梦想成真,有幸成为云南首支男子笼式足球队的一员,即将踏上第十三届全运会的赛场。

    在硬汉云集的球队里却有一名女生,她叫高云飞,在队里担任助教,大家都叫她飞飞。飞飞不会踢球,但执着地爱着有关足球的一切。她的组织能力强,不计回报,是点缀在队中的一抹亮色。若要安个位置给她,暂且就叫“场外助攻”吧!

    每周合练一次,遍寻对手

    上周三晚上,记者来到博弈俱乐部,只见球员、球迷云集一堂,挂在球场正上方的“博弈足球俱乐部全力备战全运会,为云南足球争光”的大红横幅格外醒目,透出浓浓的备战气息。

    业余球队集中训练比较难,每个人都有工作,球员们只能每周从城区各个角落汇集到这里合练一次。更难的是,还有队员来自州市,合练更难。丽江和梅育、勐腊李翼斌两人离昆明最远,平时只能单练,但是两人还利用五一小长假赶来昆明,与队友们合练了3天又赶回去上班,这就是难舍的足球情结。

    当晚,云南笼式足球队约战的对手是云南财经大学的老挝留学生。这些留学生个子小,速度快、转身灵,是不错的实战对象。双方踢得难分难解,好球不断,连身着“黑袍”的裁判也用上了。“面临开赛的时间越来越紧,队员又从四面八方赶来,每周只有一次合练机会,所以我们把合练当赛场,请来裁判执裁,约战的对手也是风格不同,连身材高大、冲击能力强的在昆欧美留学生也曾成为我们的对手。”博弈俱乐部陈斌介绍。

    预赛6月上旬重庆开踢

    “职业球员都不一定能赶上的全运会,被他们赶上了,这可能改变人生,所以我们非常感谢省体育局的信任,珍惜这次组队机会,为队员创造一切训练和参赛条件。”博弈俱乐部的云南笼式足球项目联络人张琛深有感触说。

    云南队名单确定后,张琛两赴北京。因为笼式足球资格审核相当严,不能网络报名,需要现场报名,所以第一次他去北京时身背收集来的17个身份证和户口簿,一路上小心翼翼,生怕将这些证件弄丢。

    “云南队最初的大名单中有一位踢前锋的‘快刀手’杨杰,他在昆明一家大型国企工作,因户口落在单位大户口里,所以单位开出的户籍证明中国足协不认可,遗憾错失机会,也让我们少了一个得分大将,实在可惜。”张琛说。

    据了解,全运会笼式足球赛预赛6月上旬在重庆举行,采用5人制规则。云南队抽签分在A区,与重庆、四川、西藏、前卫体协同组,每个区的第一名才能赴天津参加决赛,激烈程度可见一斑。因为每个队都是草根球员,互相不知底细,此前也没有积分排名,所以究竟哪个队能夺得门票还是未知数。

 

    云南笼式足球队名单

    领队:徐东华 教练员:魏亮 助教:高云飞

    队员:范帅 潘登 蔡茗彦 樊睿 沈琳 刘伟 岑汉 张金发 姚杰 和梅育 李翼斌 梁启韬 曹林雪 刘春利

   


版权所有:云南省体育局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5003427
系统运行维护:云南省体育科学研究所
技术支持:0871-63104505,业务服务:0871-63161386